叔本xx

Flu番外【Jaydick】

  “阿嚏——”迪克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鼻子,无奈地笑笑,“我好像真的感冒了......”

  而坐在对面被口水喷了一脸的杰森并不想说些什么。

 

>>>

  哥谭的夜晚,依旧民风淳朴。夜翼射出钩爪,在大楼间穿梭,直到......

  “阿嚏!”随着喷嚏的反作用力,钩爪不负众望地射空,失去了支撑的夜翼从空中摔落下去。

  当然,这点小小的失误并不会对夜翼造成什么影响,他总是能重新调整好姿势,找回平衡,除非......

  不是吧.....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冲动,夜翼下定决心下次一定不在有感冒征兆的情况下夜巡。

  但想象之中的剧痛并没有到来,倒是从头顶上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好久不见啊迪基鸟,话说你吃什么长这么重?”

  夜翼还没决定好是表示感谢还是嘲讽回去,于是他决定交给本能,“阿嚏!——”

  红头罩吓得差点没抓稳绳子。

 

>>>

  迪克·格雷森是个很漂亮的人,这点没有人会反对。而迪克·格雷森的公寓,真TM是世界上最脏乱差的公寓了,至少杰森现在是这么认为的。

  踢开地上的衣服,麦片盒(居然直接把夜翼制服扔在地上?迪基鸟你的警惕性呢?)。杰森终于成功摸到了厨房,就算是超级英雄也要吃饭,嗯?虽然简单点,但也可以......卧槽这么只有麦片?

  “迪克·格雷森!”

  “怎么了?小翅膀?”

  “你TM就写这种东西?难怪长不高。”杰森嫌恶地瘪瘪嘴,仿佛那些储物柜里的麦片会追出来将他埋在底下似得。

  “嘿!你自己不也有一柜子的法棍!”

  “闭嘴迪基鸟,我那是战略储备。”

 

  但不管怎么说,晚饭还是得吃的,特别是在有个病号的情况下。

  杰森买了外卖,但是晚饭过程依然不太愉快。迪克的病情好像加重了,一直不停地咳嗽和打喷嚏。虽然杰森没有被传染,但看着那一盒盒被抽空的纸巾,怎么会有食欲。但另一方面,脸色因感冒而微微发红,偶尔因咳嗽而咳出眼泪的迪克,真TM辣。

  于是晚饭不出意外的剩下了许多。

 

>>>

  迪克躺在床上,鼻腔内的堵塞让他呼吸不畅。或许出去吹吹风会感觉好一些?他忍不住想到。

  还没等他翻出窗台,一双手就把他拽了回来,“病号就要好好休养,迪基鸟。”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发烧的缘故,迪克感觉到背后有汗滴流下,“额....不是说运动运动出点汗有利于感冒恢复吗,我只是试试,嗯,试试。”

  很快,迪克就开始后悔这个借口了。

  杰森嘲讽的笑了,“那么......我们就来运动运动?”

 

>>>

  第二天,迪克是在腰酸背痛中醒来的,不幸中的万幸,感冒的症状明显已经消失。

  杰森似乎被他的动作吵醒,带着意犹未尽的笑容,“美妙的夜晚?”

  “勉强过关吧,小翅膀。”没好气的白了弟弟一眼,迪克伸手去拿床边的衣服,却在看到一张纸条后顿住了。

  We need a talk.

                B

 

  多好的肉梗啊,可惜我不会炖嘤嘤嘤。

flu 番外 【超蝠】

“阿嚏——!哦不......”面前的墙轰然倒下,警报声不负众望地响了起来,“敌袭敌袭——”面对赶来的队友,超人只能无奈地摊了摊手。

 

>>>

  “卡尔,这是第几面墙了?”神奇女侠端着餐盘坐到了超人的对面。

  “第八面了吧,大概。”超人吸着鼻子,郁闷的说道,“我想我大概是患上最近超级英雄间流行的感冒了......”

  “看来氪星人也不能抵御感冒病毒?话说好像还没有听说那个人有好转的迹象?”

  “唔......这么说来,是有点奇怪——”超人感到从鼻子中传来一阵冲动,迫不及待地喷涌而出,“阿嚏——”

  第九面了,以及,幸亏坐在他对面的是神奇女侠。

 

>>>

  由于超人失控的能力造成的危害,蝙蝠侠给超人戴上了氪石手铐。别误会,虽然称作手铐,但长度还是足够他正常活动的。

  但不论怎么说,戴着一副手铐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所以超人即使在联盟会议上也萎靡着,直到海王说出那句惊世骇俗的话。

  感冒可以治愈→能力不会失控→手铐可以拿下来→不会丢脸了→只要蝙蝠侠给个拥抱....什么!?

  超人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看了看依旧散发着低气压的蝙蝠侠,咽了咽口水。

 

>>>

  直到会议结束蝙蝠侠也没有提过帮超人治疗的是,而正直的超人也不能主动去求抱抱(会被氪石揍),可怜的超人只能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自己在瞭望塔的房间。

  地球是不能回去了,毕竟他总不可能戴着氪石手铐在大街上乱晃。而不戴的话......大都会的建筑可没有瞭望塔的质量。

  明天拜托露易丝帮忙请个假好了,直到电话铃声响起之前克拉克都是这么想的。

  “什么?紧急采访?可是我现在真的没时间。不不,不是借口,我生病了。就算生病也要去?但是——”

  “如果克拉克·肯特没有时间的话,那么超人呢?”不用超级听力都能发现这句话不仅从听筒中,同时也从门口传来。超人向门口望去,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斜靠在门框上,“顺便说一句,你惊慌的样子还挺好玩的。”

  超人明显被一阵强烈的幸福感击中了,语无伦次起来“布....鲁斯....你......这是.....”

  布鲁斯在他身边躺下,“为了世界和平,我还是愿意作出贡献的。现在,你打算让我来‘治愈’你么?”

  接着,房间的灯暗了下来。

 

>>>

  第二天,蝙蝠侠依然阴沉着脸敲打键盘,而超人回复了活力,像往常一样。然而......

  “只有我一个人看见超人周围的小花吗?”海王问。

  依然没有人回应。

.TBC.

Flu

 “阿嚏!”

  “你真的确定不用来点感冒药?天才。”巴里无奈地看着一个喷嚏打碎了绿光的哈尔。

  >>>

  不久前,正义联盟处理了一场由变异的海洋生物引起的混乱。事实上,怪物本身并不是很麻烦,但是他们数量太多了,还有那恶心的粘液,几乎每个人都让粘液湿了身。

  而在返回的时候,随着一声喷嚏声,绿灯侠身上的绿光化为碎片散去,哈尔·乔丹从三千英尺高空坠落。要不是正直的超人接住了他,或许哈尔将会以“被流感杀死的最伟大的绿灯侠”而被OA之书永远铭记。

  但更糟的还不止这些,不仅哈尔的构造物经常在一声喷嚏中破碎 ,甚至当他集中意志给对手最后一击时被突如其来的喷嚏生生改变了方向,差点击中了蝙蝠侠。感谢超人,不然第二天星球日报的头条就是《哥谭反派踏平海滨城》,你拯救了千万人民的生命。

  鉴于绿灯侠的糟糕状态,联盟决定给绿灯侠放个假,并安排闪电侠监护,确保在其康复之前绝不跨进瞭望塔一步。

 

>>>

  “哈尔!”

  “嘿!巴里。我保证我已经好了——阿嚏!”

  “把酒放下,天才,你还在感冒。现在,来吧,我们很快就要吃饭了。”

 

>>>

  我刚才为什么不坚持喝掉那瓶酒呢?哈尔看着以“病人不能暴饮暴食”为理由分走他一半食物的巴里与沃利,陷入了沉思。

 

>>>

  “嘿!巴里,好久不见,哈尔还没好?”在瞭望塔休息室的闪电侠遇到了逃课而来的沙赞。

  “还没,我让沃利替我看着他。比利,你是来替哈尔的班吗?”

  “嗯,比起在教室上课,我更喜欢在这里看监控,这可有趣多了。话说,现在是爆发了什么流感吗?好像不少人都生病了,夜翼,小超,绿箭还有——”

  “阿嚏——”一声巨响后,瞭望塔里警报声大作,“敌袭!内部设施受到破坏!”

  “还有超人。”好不容易缓过来的闪电侠接了下去。

  “啊......好像氪星人也不能免疫这种病毒......”同样惊呆了的沙赞喃喃道。

  然后巴里听到了来电铃声,“巴里叔叔,你还是快回来吧。哈尔叔叔好像越来越不好了。而且凯尔也病了我得去照顾他。”默默地放下手机,巴里决定下次要找年轻的绿灯侠好好谈谈。

 

>>>

  一片狼藉,这就是巴里进屋的第一眼所看到的。沙发,桌子,凳子等家具都以脱离原本摆放方式的另一种抽象的样子摆放着。

  “天哪幸亏沃利先把易碎物品收起来了。”“不会是无赖帮洗劫 了我家吧。”巴里不知道应该先赞同那个想法,然后他决定先把哈尔找出来。

  一秒钟后,巴里在厨房 找到了尝试用绿灯戒起飞却被玻璃撞了头的哈尔。“难道感冒还会降低人的智商?”巴里好笑地想到,但他发现哈尔的体温高得有些吓人。

 

>>>

  “38.5度,恭喜你,天才,你发烧了。”看着温度计上的读数,巴里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才不会被流感打到呢!”裹着厚厚的被子的哈尔不满地抗议,声音因为鼻塞而有些含糊。

  可惜不能殴打病患,巴里想着,放弃了打晕这个大龄儿童的打算。

  哈尔本来就很固执,而生病的哈尔,更是不可理喻。巴里用了半个小时才把叫嚷着“好无聊我要去找随便哪个外星人打一架!”的哈尔拖到了客厅,又在哈尔“想想现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一定发生了犯罪而我要阻止他!”的抗议中将他拖到了卧室,用被子严严实实地捂好。现在,他开始缠上巴里了。

  “又必要靠这么近吗?哈尔?”哈尔的手在他的腰上,腿在他的小腿上,他甚至要被哈尔的体温热出汗来了,“想把感冒传染给我?嗯?”

  “嘿!”

  “开玩笑的。”巴里笑了,在哈尔身边躺下,“神速力者不会感冒的,记得吗?”

 

>>>

  “所以你们都没有听到我的话,对吗?”海王不满的说,“那种生物原本是亚特兰蒂斯情侣之间的物品,它能让情侣中一方患病,只有两人心怀爱意相拥而眠时才能治愈。亚特兰蒂斯人认为这样可以增强恋人的感情。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都没人听到?”

  原来如此,众人看着恢复健康的绿灯侠与萎靡的超人,以及耳廓发红的闪电侠与阴沉着脸的蝙蝠侠,感觉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愿上帝保佑你,超人。

Loving Ring

  “他会回来的。”蓝色的眼睛几乎是充满哀求的看着黑发的绿灯,希望他能赞同他的看法。好像这样就真的能让他失踪的爱人回来一样。

  “抱歉,巴里。我们已经搜遍了12个扇区的每一个角落,都没能找到他,守护者们认为哈尔可能已经牺牲了.....”

  “他会回来的......”这句话很快便被淹没在低沉的呜咽中。

 

<<<

  巴里已经不记得这是他灌下的第几瓶酒了,即使在神速力的作用下也产生了醉意。希望我不会死于酒精中毒吧,他想,接着继续灌下瓶中的酒液。

  然后有人把酒从他手中抽走了。

 

  “卡萝尔......”哈尔·乔丹的前女友,星蓝石,正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他剩下的那瓶酒。

  “你知道他不会希望这样。”好吧,至少他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很抱歉,卡萝尔。但是我就是没办法......”是的,即使他能在一秒钟内跑遍全球,却无法去星际间寻找他的爱人,“我不知道除了等待我还能做什么。”

  “或许你可以。”她拿出了一枚戒指,一片紫光照亮了整个房间,“如果用它的话。”

  “什么?可是星蓝石不是只要女性吗?”发生的事情太超现实,世界上最快的人的头脑也有些接受不良。

  “星蓝石的条件是强大的爱,难道你没有吗?又或者你歧视同性相爱?”她白了他一眼。

  “好吧。那么如果用紫灯戒就可以找到哈尔,那么为什么找我?我从没用过紫灯戒。”对于这个问题,他确实有些好奇。

  “紫灯戒能通过恋人之间的爱恋来找到对方,这种连接必须是双向的,而哈尔......”黑发的女性抿了抿嘴唇,“他爱你。”

  虽然早已与哈尔确立了关系,但就这么赤裸裸的从他人口中说出,还是让巴里有些窘迫,半晌才回过神来。“所以,我要怎么做?”

  “就像你以前使用过的灯戒一样。戴上它,请求它,它会带着你找到哈尔。”

  看着手上的紫灯戒,巴里感到了由衷的喜悦,将它戴到了右手中指上,然后紫光包围了他,他感到了一股强烈呼唤,来自遥远的星际。

  “把他带回来。”卡萝尔鼓励的笑了笑。

  “我会的。”巴里望着窗外的星空,轻声说。

 

>>>

  荒芜的星球,表面还残留着战斗肆虐过的痕迹。 一道红紫色的光降落在星球的表面。

  “这里就是凯尔说的哈尔最后出现的地方?”虽然是个问句,但巴里已经有了答案,且不提灯戒检测到的绿灯能量,单单那“联系”也提醒着他哈尔曾经来过这里。

  “还经历了一场恶战。”巴里默默地在心里补上,当他看到地面上大片大片的鲜血时心跳都漏了一拍。

  哈尔来过这,而且很可能受伤了,所以他必须要快。这个念头划过他的脑海,巴里不在过多停留,向着星际更深处而去。

 

 

>>>

  “这里.....”巴里看着面前巨大的墙壁。虽然他也算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了,但看着满墙的面孔,还是有些震撼。但很快,他便被灯戒传来的感应惊吓到了,因为他发现灯戒告诉他哈尔在那座墙里。

  “为何来到这里,小小的发光者。”一个声音从巴里上方传来。

  “呃.....你好,我在找一个绿灯侠,就是和我一样,会发绿光的人。”

  听到巴里的话,巨人沉默不语,只是将目光移向起源墙。

  “哦不......”虽然那个身影已经灰败,但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哈尔·乔丹,最伟大的绿灯侠,巴里·艾伦的男友。

  “这是......怎么回事?”他克制不住声音的颤抖。

  “他伤得太重,而医学并非我的强项,只能先将他保存于起源墙中。”

  “紫灯戒可以将他的身体暂时封存,或许我可以把他带回地球,正义联盟一定能治好他!”不负于最快之人的名号,闪电侠立刻准备行动起来。

  “但我暂时无法将他带出来,起源墙会同化一切触碰到它的生物。”或许是被闪电侠的行动吓到了,巨人的语速明显加快了几倍。

  “但是......对了,我可以高速震动,直接穿过起源墙将他带出来!”用紫灯戒星际旅行太久,他都差点忘了这个“老朋友”。

  “希望如此,如果你执意的话。”

 

  首先是手指,然后手掌,手肘,穿过起源墙时巴里觉得他渐渐感知不到自己的身体了,但他不能放手,绝对不放。

  之后,紫光大盛。

 

 

>>>

  哈尔醒来之后就看到病床边的巴里,“嘿,巴里。怎么好像几年没睡一样?”

  “闭嘴,天才。”巴里到了一杯水,不,他绝对不是为了掩饰殴打伤员的欲望,“被一群黑灯堵截,然后自杀式袭击?”他挑了挑眉,又把杯子放下了。

  “那会不是情况紧急嘛。”哈尔试图转移话题,无奈又做了个大死,“你穿紫灯制服挺性感的。”

 

  事后,据沃利小朋友说,绿灯军团的领袖在伤愈回家后睡了一个月的沙发。

 

 

  这篇文是我在看了《末日未来 绿灯侠》后脑出来的,由于末日未来剧情太过坑爹,这里就只剩下哈尔被糊墙这个背景了。 以及甜梗写虐文看虐梗写甜文的我,真是有病...... 


Travel

# 绿红#看了@黑咩咩-震荡波我太太  的文后开的脑洞。写的很渣太太我对不起你......  糖里有毒......



“巴里?”哈尔回到家时,并没有看到爱人的身影,大概是又把自己埋到文件堆里去了吧。对此,他也只能腹诽一下,虽然他对于这种严重影响二人时间的习惯非常不满,但巴里对他的意见完全虚心接受,但绝对不改,他还能说什么呢?

  “哈尔叔叔!”红发的少年展现出与其年龄与体型极不相符的嗓门和速度,从房间里冲出来,后面跟着黑发少年无奈的声音“嘿!沃利,慢点!”

  “哈尔叔叔,我们明天去大都会玩吗?”

  “是后天,笨蛋沃利。”

   “闭嘴,凯尔。”

   眼看着两个孩子即将展开又一轮的争吵,哈尔不得不出来打圆场。“孩子们,既然你们这么期待这次旅行,为什么不养足精神为他做准备呢?我想想,就从上床睡觉开始怎么样?”

  “你会开飞机带我们去吗?哈尔叔——凯尔你别拉我!”

  “我们回去睡觉了,晚安,爸爸。”凯尔无视沃利的挣扎——或许只是装作挣扎——把精力过剩的红发男孩拖回了房间。

   说实话,哈尔自己也十分期待这场旅行,鉴于这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纪念(巴里坚称为同居一周年)。这一定会是一次美妙的旅行,如果他的男友不迟到的话。

 

   然后手机响了。

  虽然哈尔本打算让这个打断自己美好幻想的混蛋晾一会的,但当他看到来电人时还是立刻接通了电话。

  “我是哈尔·乔丹......”

 

>>>

  闪电侠现在很忙,他要忙着找到逆闪电,然后弄清楚一切为什么变得这么奇怪,以及他该如何让这一切回到正轨。

  

  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手机铃声一直没有断过。

 

 

>>>

  “Come on,巴里。赶快接那该死的电话。”哈尔几乎要把手中的手机捏碎,他不记得自己到底打了多少个电话了,但是他不能放弃,他必须,至少这一次。

 

  “高速列车,你准备好了吗?”穿着工服的男人向他大声喊道。

  好吧,最后还是没有打通。哈尔只能无奈地叹气,下次一定要和他严肃的交流交流。

  “我准备好了。”

 

 

>>>

  巴里·艾伦回到家,感觉自己全身难受,就像被雷劈了两次又几天没睡觉一样。

  “哈尔?”还没有回来吗?这可真是新奇,一向都是哈尔抱怨他老是彻夜不归更别提今天是他们同居一周年纪念。

  电视又没关,一定是沃利晚上偷偷跑出来看电视被凯尔抓回去忘了关。巴里正准备把他关掉,而正在播放的新闻令他睁大了双眼,“这不是真的......”

 

 

“今日上午,空军对侵略我国的亚马逊进行了自杀式袭击.....”

 

 

 

Ps:你们没有看错就是接到了闪点的世界线,明明这么甜的梗被我写虐也是酒精中毒了......不要拦我,我要去面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