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本xx

Flu

 “阿嚏!”

  “你真的确定不用来点感冒药?天才。”巴里无奈地看着一个喷嚏打碎了绿光的哈尔。

  >>>

  不久前,正义联盟处理了一场由变异的海洋生物引起的混乱。事实上,怪物本身并不是很麻烦,但是他们数量太多了,还有那恶心的粘液,几乎每个人都让粘液湿了身。

  而在返回的时候,随着一声喷嚏声,绿灯侠身上的绿光化为碎片散去,哈尔·乔丹从三千英尺高空坠落。要不是正直的超人接住了他,或许哈尔将会以“被流感杀死的最伟大的绿灯侠”而被OA之书永远铭记。

  但更糟的还不止这些,不仅哈尔的构造物经常在一声喷嚏中破碎 ,甚至当他集中意志给对手最后一击时被突如其来的喷嚏生生改变了方向,差点击中了蝙蝠侠。感谢超人,不然第二天星球日报的头条就是《哥谭反派踏平海滨城》,你拯救了千万人民的生命。

  鉴于绿灯侠的糟糕状态,联盟决定给绿灯侠放个假,并安排闪电侠监护,确保在其康复之前绝不跨进瞭望塔一步。

 

>>>

  “哈尔!”

  “嘿!巴里。我保证我已经好了——阿嚏!”

  “把酒放下,天才,你还在感冒。现在,来吧,我们很快就要吃饭了。”

 

>>>

  我刚才为什么不坚持喝掉那瓶酒呢?哈尔看着以“病人不能暴饮暴食”为理由分走他一半食物的巴里与沃利,陷入了沉思。

 

>>>

  “嘿!巴里,好久不见,哈尔还没好?”在瞭望塔休息室的闪电侠遇到了逃课而来的沙赞。

  “还没,我让沃利替我看着他。比利,你是来替哈尔的班吗?”

  “嗯,比起在教室上课,我更喜欢在这里看监控,这可有趣多了。话说,现在是爆发了什么流感吗?好像不少人都生病了,夜翼,小超,绿箭还有——”

  “阿嚏——”一声巨响后,瞭望塔里警报声大作,“敌袭!内部设施受到破坏!”

  “还有超人。”好不容易缓过来的闪电侠接了下去。

  “啊......好像氪星人也不能免疫这种病毒......”同样惊呆了的沙赞喃喃道。

  然后巴里听到了来电铃声,“巴里叔叔,你还是快回来吧。哈尔叔叔好像越来越不好了。而且凯尔也病了我得去照顾他。”默默地放下手机,巴里决定下次要找年轻的绿灯侠好好谈谈。

 

>>>

  一片狼藉,这就是巴里进屋的第一眼所看到的。沙发,桌子,凳子等家具都以脱离原本摆放方式的另一种抽象的样子摆放着。

  “天哪幸亏沃利先把易碎物品收起来了。”“不会是无赖帮洗劫 了我家吧。”巴里不知道应该先赞同那个想法,然后他决定先把哈尔找出来。

  一秒钟后,巴里在厨房 找到了尝试用绿灯戒起飞却被玻璃撞了头的哈尔。“难道感冒还会降低人的智商?”巴里好笑地想到,但他发现哈尔的体温高得有些吓人。

 

>>>

  “38.5度,恭喜你,天才,你发烧了。”看着温度计上的读数,巴里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才不会被流感打到呢!”裹着厚厚的被子的哈尔不满地抗议,声音因为鼻塞而有些含糊。

  可惜不能殴打病患,巴里想着,放弃了打晕这个大龄儿童的打算。

  哈尔本来就很固执,而生病的哈尔,更是不可理喻。巴里用了半个小时才把叫嚷着“好无聊我要去找随便哪个外星人打一架!”的哈尔拖到了客厅,又在哈尔“想想现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一定发生了犯罪而我要阻止他!”的抗议中将他拖到了卧室,用被子严严实实地捂好。现在,他开始缠上巴里了。

  “又必要靠这么近吗?哈尔?”哈尔的手在他的腰上,腿在他的小腿上,他甚至要被哈尔的体温热出汗来了,“想把感冒传染给我?嗯?”

  “嘿!”

  “开玩笑的。”巴里笑了,在哈尔身边躺下,“神速力者不会感冒的,记得吗?”

 

>>>

  “所以你们都没有听到我的话,对吗?”海王不满的说,“那种生物原本是亚特兰蒂斯情侣之间的物品,它能让情侣中一方患病,只有两人心怀爱意相拥而眠时才能治愈。亚特兰蒂斯人认为这样可以增强恋人的感情。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都没人听到?”

  原来如此,众人看着恢复健康的绿灯侠与萎靡的超人,以及耳廓发红的闪电侠与阴沉着脸的蝙蝠侠,感觉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愿上帝保佑你,超人。

评论(2)

热度(42)